企业邮箱登录办公自动化登录加入收藏
站内搜索 SEARCH
  •     新闻资讯    产品品牌

舌尖上的“ts111年味”

     大年初四,央视美食类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三季再度来袭,成功聚集了全国各地吃货们的目光。这个新年,来自五湖四海的ts111人也用手中的笔和相机记录下了自己家乡的美食,当然还有坚守在岗位上的ts111人,一起齐聚ts111过了个幸福年!
     准备好了吗?小编带你们体验一把“舌尖上的ts111年味”。
 
三代同堂ts111过大年
     春节,万家团圆的时刻,在ts111化纤,6500多名工人仍坚守岗位。来自江苏盐城的王述坤和他的妻子陈燕春节这几天都在加班,丈夫在公司电仪部、妻子在加弹D区成检车间,连续5个春节夫妻俩就这样并肩坚守工作岗位,携手在ts111加班保生产。
 
     对王述坤夫妇来说,ts111是他们心中的第二个家,他俩在ts111工作已有10年。“说实在的,谁都想在除夕回老家和家人团聚,我们留下来,这对我们来说,既是一种奉献,更是一种历练。”让王述坤开心的是,今年,他71岁的父亲、64岁的母亲和14岁的女儿年前都从盐城赶来,祖孙三代一起热热闹闹过了个幸福年。
 
     “最亲的人在身边,哪里过年都一样,今年春节难得在公司和父母一起聊聊家常,一家人津津有味地看起了春晚,虽然听起来很平常,但是对我而言,特别难忘,团聚最喜悦,团圆最幸福。”王述坤说,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,就必须坚守岗位,要是每个人都回家过年,那谁来生产呢?幸福靠奋斗而来,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,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。为家庭尽力,对岗位尽责,虽然没能像别人那样过个休闲年,但想到每天的加班工资,领导很照顾我们,还给了我们“新年红包”,大家都干劲十足,工作很顺心,我觉得很幸福了。
 
     “说实话,在这里生活工作这么久,我早已融入了ts111,幸福感、满足感爆棚。”王述坤坦言,让我回老家过年,我还有些舍不得,生活在ts111,我感到很幸福。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新的一年,只要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,ts111就会发展得越来越好。原文刊载于《吴江日报》,记者王炜。
 
年年有鱼
     中国人最丰盛的一餐就是一年到头的这顿年夜饭了,我家自然也不例外。但别人家华灯初上的年夜饭,在我家却是中午正餐。大年三十一清早,奶奶和老妈就忙活了起来,虽然蔬菜禽肉早已买齐,但洗泡切腌等准备工作也足够她们忙碌了,直到姑姑们陆续来帮忙,她们才能稍微轻松一下。
 
     十二点准时开饭,开饭前还要拜年收压岁钱,那可是当时作为孩子的我们格外期盼的一笔“横财”。想不到一眨眼几十年过去,我也到了该给熊孩子们压岁钱的年纪,真是岁月流淌,光阴如梭啊!
 
     若干凉菜稍稍果腹之后,诸般主菜一一登场:土豆烧牛肉、栗子焖黄鸡、干豆角腊肉、爆炒羊肝、青椒肉片、木耳炒蛋……反正少则六样,多则八样十样,讲究的就是个六六大顺、恭喜发财、十全十美的好意头。不过不管其它菜品怎么变,餐桌上总会有一道红烧鲤鱼,而这道红烧鲤鱼必由奶奶亲手制作。
 
     为求新鲜,奶奶总是早早挑好了两三斤重的活鱼养在盆里,待到过年现杀现做,而其先煎后炖的红烧手法虽然口味浓厚没有淮扬清蒸那般本味细致,但就是这个味道,我们吃了许多年,已经习惯了。即使她老人家已经不在了,我们依旧记得这个味道,这道菜,以及这道菜背后的意义,和所有的父母长辈一样,老人们总是盼着儿女后辈们鲤跃龙门、年年有余。
 
 
怀念黄桥的馒头
     我在南通工作几年了,一进腊月,看到本地的几个同事家开始做起了馒头,心中涌起对家乡馒头的眷恋。我是土生土长的黄桥人,黄桥烧饼鼎鼎大名,但在我心里远远不如馒头来得亲切。
 
     每到年底,家乡的风俗就是谁家馒头做得多且好,来年就家庭兴旺。主妇们一个个憋足了劲,一进腊月就竞相开始和面、制馅儿。黄桥馒头的好吃在于皮,面皮是米酒酵的。大人们上街买来米酒,和好酵头,用棉被盖好,这样发出的面既松软又有嚼头。
 
     年前,七十多岁的母亲还在问我:“儿,今年你们没空做馒头,就让你三叔家帮忙做点,一家人到年不做点馒头,算不上个人家啊。”在母亲看来,每年做馒头、吃馒头,吃的都是民风习俗传承下来的老味道,馒头上面有着温暖的旧日情怀。
 
     怀念黄桥的馒头,心里涌起淡淡的思念。
 
童年的高密炉包
     高密,莫言的家乡。炉包,高密的特色主食,流传年代久远。
 
     我的故乡正是距离高密十几公里的一个小镇。在故乡,会做炉包几乎是高密市周边每个家庭主妇必须具备的烹饪手艺。记忆中,我的外婆和母亲都会做炉包。当然,老家距高密更近的婆婆也是厨艺一流,做的炉包更好吃。
 
     婆婆亲手做的高密炉包是韭菜猪肉馅的炉包:金黄的包子底面酥脆,顶着又白又软的面皮,吹着热气轻咬一小口,北方的小麦香味独特难忘;再咬一口,自家菜园种的韭菜的香气征服了猪肉的油腻感,让我胃口大开,吃过后仍然唇齿留香。
 
     我极爱吃带馅主食,所以从小就跟母亲学做饺子包子之类的主食。虽然自己也经常做包子,可是回到老家,吃到婆婆做的传统炉包,一下子勾起了小时候的记忆。
 
     我的童年虽说不至于挨饿,但要全家人吃一顿炉包,那可真是一般的家庭一年也吃不上一次的。所以,只有在过年时,母亲才买一点肥膘肉熬制成猪油,拌在剁碎的白菜里做馅;再用麦麸面和面做包子皮。麦麸面已失去了小麦粉的细滑筋道,又糙又散,极难和成面团,何况还要擀成包子皮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生活的辛酸里却成就了母亲的厨艺,耳濡目染的我在七八岁时便懂得了过苦日子的艰难。
 
     后来,生活日见好转,每隔十天半月就吃一次炉包慢慢变成家常便饭。但在我家,每次从备馅、和面到码放平底锅中,再到煎制出锅,这一过程都充满了喜悦,洋溢着幸福,所以常常全家齐动手。
 
     岁月静好,百味沉淀,小时候生成的舌尖上的味道终将成为永久的记忆。年纪愈长,这味道只会愈加醇厚,愈加怀念。